裴达美听录《晓说》货币战争-小白工程师日常

裴达美听录《晓说》货币战争-小白工程师日常

裴达美---写在前面
最近对全国甚至全世界影响最大的事件,当属于中美的贸易战争。
听了金融行业的朋友抱怨,行情不好,收入不好。
听了爱对时事评论的朋友说,现在这个资金链凝固,需要一场革命。
听了身边关注股票的同事说,股票一直在跌,基金等都不安全,要转去买各种收益率低于4的各种宝。
没有人关心,或者也是无力关心,中国要怎么度过这一场泡沫,和这一场贸易战,要怎么要发展实业,要怎么样跨过这个“老二就要被老大打”的命运。
前段时间听了高晓松的《晓说》一期节目,关于货币战争。
其中有一个故事,让我印象很深,感受到,救国于危难的那些人的伟大。
(把我私藏的高晓松的大白腿照片分享给你)

----听录片段
清末,庚子赔款,清政府拿海关税收、盐税做抵押,开始向西方银行借钱支付,借钱修铁路等。
利息是高于伦敦市场的。
“磅亏”--白银与英镑直接的转换汇率的改变,金融资本家操纵国际白银汇价。政府亏。
库平银--白银与铜钱之间的汇率,百姓亏。
中华民国:
1. 北洋政府,承认所有的不平等条约,法理政府,承接清政府的权利和欠账。盐税等被外国征收还钱。
2. 南京政府-孙中山,胡汉民,袁世凯,没有钱来源。
政府让中国银行-京钞,交通银行垫钱。商人和政府作为共同股东
银行发行纸币,替政府还钱。超过保证金过多。百姓挤兑。
袁世凯要求停兑,北京,天津。京钞贬值。通货膨胀。
----京钞风波
发生在上海的分行,宋汉章,张公权
上海大多租界,有其他的银行,停兑相当于崩盘。
抗命,不能停兑。保证政府最后的信用。
两人让中国银行的商人股东(张謇为首)起诉他们,他们不能被解职(租界法律)。
间隙时间,一方面,与西方银行和钱庄谈判,不能停兑,否则双方都受损。请求帮忙提供准备金。
另一方面,给中央发电,停兑相当于宣告政府破产、银行倒闭,相当于直接宰割天下同胞,丧尽国家元气,国家信用将一劫不复。沪商股东决议,坚决不停兑。我们全力以赴,一定为国家保留这份元气,为人民留一份生机。
众志重重:汇丰银行,提供准备金;上海钱庄,接受京钞的券;西方给背书;媒体呼吁爱国,呼吁商家接受京钞。
几天之后,挤兑情况被缓解。
(公债券,前段时间在四行仓库拍到的)

袁世凯死了,没有受惩罚。
张公权被梁启超请到北京解决问题。恢复兑现,以彻底解决京钞风波。
政府耍赖,地痞流氓和投机倒把的人乘虚而入。老百姓更倒霉。
请百姓到上海兑换,强制要求政府机构(铁路/邮政等)接受京钞。
停止银行给政府还款,政府发国债,但是国债没有背书。
各种方法都没有解决政府的问题。
最后利好消息来了。宣战了,赔款时间延缓;向日本,西元大借款,准备军;白银价格上涨,中国出口白银。

2019-03-15 | 热度 4℃ 全部文章 | Tags:

网站分类

友情链接